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资讯推荐

回顾“教育界黑马—马来西亚”高等教育的发展

202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马来西亚教育质量评定为全球第九,并认定其为“全球十大留学生目的国之一”。马来西亚高等教育在亚洲处于领先地位,其高等教育发展历经怎么样的变化呢?

英国殖民时期的教育

1786年-1963年,英属殖民统治期,马来西亚教育方向主要有三个,殖民化本土学生、培养本土殖民领导者满足英国统治需求、提供最低标准的劳工输出。除满足英国殖民的政治需求外,英国在马来西亚实施的教育措施也为其在东南亚的经济贸易发展做准备,如,提高渔业生产效率、为种植业及橡胶采集业、公路铁路发展输送劳动力等等。殖民时期英国将发展目标定点在政治经济上,对马来西亚内部的教育发展毫无兴致,任由马来西亚四种语言教育——英语、马来语、华语及淡米尔语教育分而治之。

英属殖民统治下的不同语言教育,在人员、地区、教育内容同时割裂的情况下,导致了马来西亚内部种族歧视问题的产生。加上英国殖民教育进一步扩大了精英教育和普通教育之间的差别,加速了阶级分化过程,种族间的经济状态也因为教育分化而愈加恶化。




教育主权回归

1948-1962年,马来西亚成立了马来亚联合邦,教育结构呈现“多民族的教育”趋势。1963年,马来西亚教育制度开始独立发展。由于英国殖民时期实施教育分而治之,日积月累的种族矛盾在1969年彻底爆发。马来西亚政府采取了一系列措施,以应对多民族区域经济、教育发展不均问题。高等教育需求因此扩大,伴随高校扩张而来的是学生人数的增长。大学入学人数与学校学位严重不匹配的情况下,马来西亚政府开始派遣学生出国留学。然而这一政策虽然缓解了学生入学问题,却意外地造成了马来西亚人才流失、外汇损失等更为严重的问题。

教育体系中接踵而至的问题,迫使政府重组高校教育体系。原本由政府垂直管理的教育,开始下放至多方共同监管。一方面是大学重新拥有了一定自主权,另一方面教育逐步适应社会生产经济发展需求,更多的第三方如企业也参与到教育体系中。政府授权企业办学,私有高等教育机构及就读人数持续增长,甚至就读学生人数一度超过公立大学学生人数。





教育管理政策的转变

大学自治时期

英国殖民统治时期,马来西亚大学教育模式基本上等于复制英国本土高等教育模式。在英国教育模式的影响下,早期马来西亚大学都遵守学校自治原则。大学自治制度下,有一套与之相辅相成的校园决策机构。决策机构主要由董事会、校务委员会、评议会等组成,其中董事会是最高行政管理机构。大学自治虽然可以在最大程度上保证学术自由,但因缺乏政府干预,学校与社会脱节,致使学生出现“毕业即失业的情况”。


政府直接管理阶段

马来西亚在结束英国殖民统治,开始独立发展教育时期,政府看到了“大学自治”的种种弊端,决定着手干预学校发展。通过立法强制学校不能越轨活动,由政府委派官员进入学校理事会,实际就是将整个高等教育体系纳入政府监管范围。由于此时政府严重收紧教育管理,也暴露了这种管理体系的弊端,如课程&专业结构单一、管理冗余、效率低下等一系列问题。




公立大学企业化

20世纪90年代,马来西亚政府发布了“2020年成为发达国家”计划。政府开始放松对大学的严格监管,私立学校如春笋般涌出。在政府监管大学阶段,由于政府有意识的将社会发展与教学内容相协调,马来西亚经济有了显著发展,同时外部环境的剧变,如全球经济化、市场化趋势等,也促使公立大学开启企业化改革。大学企业化改革主要解决,因私立学校兴起,公立学校教学人员流失问题,保证科研人员专注在学术发展上。为了扩大学校资金来源,政府授权大学开办企业,由副校长管理一切商业投资活动,将收益所得用于维持大学发展上,如,科研经费、继续教育等。大学企业化在实施过程中,也引起了教育从业者的担忧。部分教育者认为,大学企业化加深,可能会导致学校失去教育“以人为本”的主旨、教育质量下滑、让学生倾向唯利是图等严重问题。

高等教育私有化

20世纪80年代,全球经济萧条时期,政府为了节省财政支持,鼓励私人资本投资,在诸多行业开启实施私有化政策,其中就包括私立高校。私立高校在发展初期阶段的野蛮式发展,如过度注重商业化、宣传失实、管理紊乱等,使得政府颁布了专门针对私立高校的法规《私立高等学院法》。政府监管加之经济形势恶劣,私立高等教育局面呈现勃勃生机,马来西亚著名的“双联课程”制度也在这一环境下萌发。




高等教育国际化

客观上,马来西亚受到西方长达三百多年的殖民统治,本质上是压迫和奴役的历程。但同时马来西亚的教育也持续受到以英国为主的西方文明的影响。特别是在语言文化上,英语已渗透至马来西亚整个教育体系中,并成为马来西亚加速参与全球化进程的一个有效支点。英国教育体系在一定程度上给马来西亚高等教育国际化铺垫了基础。


从历史角度上,马来西亚高等教育国际化存在四个客观原因。一是由于早期殖民统治下各个种族割裂分离遗留下来的种族发展不均矛盾;二是政府为了解决种族矛盾而采取的种族教育配额制问题,这种配额制本质上又是另一种不平等制度,结果导致华裔及印度裔学生不得不出国求学;三是由于公立学校满足不了庞大的学生群体受教育需求,私立学校大量兴起,由于大量私立学校无权授予学位,使得私立学校转向与国际学校合作解决学位授予问题;四是20世纪80年代亚洲经济萧条,学生无力支付出国留学费用,外加国内私立大学无法授予学位的双重因素下,教育部门开启国际联合办学。




国际合作形式


双联课程

在外部经济环境恶化以及学生难以取得学位的双重困境下,马来西亚政府采取了积极措施,通过本土私立学校与国际学校合作办学,推出了独特”双联课程“制度,以应对经济萧条下的教育问题。诸多私立学院与国际大学开启了“1+2”或“2+1”模式(“1+2”:学生在本土院校学习一年,前往国外学习两年;“2+1”:学生在本土院校学习两年,前往国外学习一年),学生毕业后可以取得马来西亚政府认可的国际学校学位证书。随着亚洲金融风暴的加剧,马来西亚调整了“双联课程”制度,推出“3+0”模式(所有课程均在本土完成),“3+0”模式降低了学生教育开支,同时也减少了国家外汇损失。“双联课程”在学院阶段实施多年后,也在本科及硕士阶段开始提供“1+3”和“1+3+1”模式,给学生提供了多样化的留学方式。


国际院校本土办学

为了提高马来西亚在东南亚国际教育中枢地位,马来西亚政府在1996年通过了《私立高等教育法》,这部法律允许符合条件的外国高校在马来西亚建立分校。如我国的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是我国第一所全资境外分校,于2016年开始招收学生,截至2019年11月已有5000多名学生在厦门大学马来西亚分校学习。在我国进入马来西亚建立分校前,马来西亚主要与澳大利亚、英国为主建立本土分校,这些分校在课程设置、师资力量上基本持平,是马来西亚高等教育中不可忽视的优质教学资源。




国际学分转移


在“双联课程”制度下,为了确保学生取得国际院校认可的有效学分,学生可以通过马来西亚高等教育部学术资格机构(Malaysia Qualification Agency | MQA)直接申请学分转移认定。2011年MQA首次执行学分转移政策,政策包含学习成果认定,专业学术水平技能评估及学生信用评级等。


“一带一路”中马教育合作


中马两国交流历史悠久,马来西亚更是古代中国海上丝绸之路的重要商贸国。在中国提出“一带一路”建设后,中马两国开启了多领域多方面的深入合作,其中教育作为连接国际交流的重要部分,中马深入高等教育合作有利于实现“一带一路”的战略目标。在政府层面上,两国牵手开展多样合作办学模式,主要表现为双方互设分校、建立马来西亚孔子学院以及合作办学。在企业层面上,主要是为私立学校与企业合作,开启远程办学,其中典型案例为南海国际教育与马来西亚城市大学及马来西亚林肯大学的全面合作。特别指出的是这两所大学均为中马“一带一路”指定合作大学,获得中马两国教育部的推荐,是国内学生本土深入国际学习的便捷途径之一。


2020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将马来西亚教育质量评定为全球第九,并认定其为“全球十大留学生目的国之一”。从2021年世界大学排名数据来看,马来西亚共有8所大学(公立5所,私立3所)进入世界大学500强。总体上,马来西亚国际高等教育处于亚洲领先地位,其多样化的国际教育形式、有质量保证的教育水平、良好的留学环境、高性价比学费等吸引了国内诸多学生前往留学。

上一篇:DBA的发展趋势、就业情景如何?

下一篇:怎样通过MBA做好职场过渡期定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