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资讯推荐

深圳在线硕士丨“互联网+在线教育”能掀起我国高等教育改革吗?

近年,信息技术在高等教育领域掀起了一场“哥白尼式的革命”,大规模开放在线课程、斯坦福大学的“开环大学计划”(Open Loop University)、密涅瓦大学(Minerva Schools)的O2O式办学体制等,都对传统大学的运行规则提出了挑战,新的大学形态呼之欲出。教育信息化也终于从边缘走向中心,成为大学必须关注的核心议题。《教育信息化十年发展规划(2011—2020年)》明确提出:“重点推进信息技术与高等教育的深度融合,促进教育内容、教学手段和方法现代化,创新人才培养、科研组织和社会服务模式,推动文化传承创新,促进高等教育质量全面提高。现在,十年规划已过半程,在这个历史节点上,总结经验,谋划未来,对我国高等教育信息化发展形势进行科学研判,显得尤为重要。

(一) 信息化基础设施建设取得长足进步

经过二十多年的建设,高等教育信息化在基础设施方面取得长足进步,网络带宽和覆盖面明显拓展,数字教育资源更加丰富,各种技术设备不断更新,基本形成了“处处能学、时时可学”的信息化学习环境,信息技术对高等教育发展起到了重要支撑作用。截至2014年底,CERNET为2000多所高校提供千兆以上的高速接入能力,并对其中500所高校提供万兆以上的接入能力,建成了覆盖21个城市、23个核心节点的100G CERNET主干网,是继美国之后全球第二个开通100G线路的国家级学术网络,也是我国第一个100G互联网主干网,为高校提供了良好的网络基础设施。调查显示,2014年出口带宽超过1G的高校占69.17%,比2011年提高了20个百分点;高校的出口带宽利用率达到75%左右,远超60%的警戒线。网络扩容和升级受到高等教育信息化持续关注,优质资源匮乏局面明显好转。“爱课程”目前上线资源共享课2621门、视频公开课810门,国家开放大学数字化学习资源共建共享联盟集聚了国内外优质网络课程3.3万门、资源总量达60TB。“211工程”三期高等教育文献保障体系项目集成了全国800多所图书馆的学术资源,构成的服务网络可提供文献量达1.4亿册(篇),其中外文文献占65%,共享服务参与高校图书馆逾2000所、注册读者近2000万,形成了世界上规模最大的资源数字化与服务网络。

(二) 高等教育管理的信息化水平明显提升

目前,高校管理的信息化从单纯地提高管理效率、降低管理成本发展到推动高校业务流程改造的新阶段,很多大学开始探索利用大数据支持教育决策,为师生提供更加精准的教学和科研服务。调查显示,90%的高等院校建立了校园一卡通系统,88%的高等院校拥有校园安全监控系统,74%的高等院校建立了统一的身份认证系统和科研管理数据库。[5]虽然数字校园初步实现了高校的信息资源整合与应用集成,但是存在面向师生的服务支撑能力弱、应用融合不深入等问题。[6]于是,建设智慧校园,采用移动互联、云计算、大数据等新技术,深入挖掘数据的内在价值成为新的趋势。比如,有学校通过学生上网给食堂菜品点赞来提高服务水平,借助无线终端定位实现课堂自动点名,学生可通过手机进行校园导航、寻找空闲教室、查找附近同学、接受课程讲座信息推送等等。

(三) 信息技术对高校教学的变革作用初步显现

随着MOOC的快速发展,优质教育资源已经不再是少数大学或知识精英的特权。清华大学、北京大学、复旦大学等高校先后成为国际平台edX、Coursera的亚洲高校成员,超过120所高校先后实施了MOOC建设项目,几乎所有的“985”高校都参与其中。目前,在我国自主建设的课程平台上开设慕课课程逾500门次,据不完全统计,选课人数近300万。尽管MOOC不是万能的,但在MOOC的推动下,教师角色、课程模式、组织机构、管理方式等都发生了显著变化。比如,清华大学利用慕课已经开展了53门次本科、研究生课程混合式教学试点,并联合其他高校合作开展跨校教学,扩大了优质教育资源的覆盖面。其中,“电路原理”慕课在清华大学、南京大学、青海大学、贵州理工学院同时进行混合式教学,四所学校积极协作,根据本校学生的特点因材施教,按照不同的翻转课堂模式开展教学,大大加强了师生间、学生间的课上互动,促进学生学习、实践、团队合作能力的提升。眭依凡认为,这一由信息通讯技术的现代化给高等教育带来的巨大冲击,不仅改变了传统的高等教育途径方法,而且改变了传统高等教育和大学的概念及其存在的方式和意义。

(四) 高等教育信息化运行机制方面的矛盾正在凸显

教育信息化作为一项复杂的系统工程,能否对教育发展产生革命性影响,很有可能取决于制度层面是否有质的突破。目前来看,高等教育信息化在体制机制上存在的问题越来越突出,已经成为制约信息技术与高等教育深度融合的关键。

一是缺乏顶层设计,建设与应用相互割裂,很多师生在各式各样的网站上疲于奔命,技术没有成为促进工作生活的利器,反而成了负担。其根源在于缺乏规范、整合、系统的体制保障,校内的各个IT 部门难以协调合作,难以将信息化的发展与学校的整体战略相一致,难以持续推进信息技术在教学、科研与管理中的深层次应用。

二是“马太效应”逐渐凸显,发达地区与欠发达地区的高校之间、名牌大学与普通大学之间的教育信息化水平存在巨大差异。受学校所在地域、类别等因素影响,各校拥有专项财政预算的差异较大,“985”高校和“211”高校专项预算比例远超于其他类别的高校,普通高校与高职高专的教育信息化投入不足尤为突出。

三是管理方式远远滞后于发展,现在的大学课程已经呈现出网络化和社会化趋势,但现行的学分制度、教学制度和评价制度仍然停留于传统,这也导致很多新探索难以开展或效果大打折扣。教育部在《关于“十三五”期间全面深入推进教育信息化工作的指导意见(征求意见稿)》提出,高等教育要通过消化吸收MOOC、翻转课堂等新型教育模式,创新高校教学、管理模式,提升创新人才培养能力,积极推动跨学校、跨地区课程共享服务,探索建立网络学习学分认定与学分转换等制度,加快推动高等教育服务模式变革。

(五) 在线教育将会给大学带来的市场化挑战

随着在线教育的普及,优质课程资源不再变得遥不可及,以至于很多大学生上课时不是听讲台上的老师讲课,而是在网上“淘课”。这说明如果大学无法提供有优势的特色课程,就可能失去课程教学的话语权,这是高等教育发展历史上首次出现的新挑战。从宏观形势来看,我国高等教育规模不断扩大,高等教育的普及程度越来越高。2014 年,我国高等教育毛入学率为37.5%,高中毕业生的升学率为90.2%,超过九成的高中生可以进入高校学习。《教育规划纲要》提出,到2020年,高等教育大众化水平进一步提高,毛入学率达到40%。即便考虑到大学适龄人口呈现下降趋势的因素,我国高等教育规模仍然有望继续保持增长势头。但是,扩大教育规模意味着要为那些没有足够学术背景的学生提供高等教育机会,这些学生如果没有额外的支持通常不会获得成功。现在,很多在线教育机构已经瞄准这个市场,在线教育方面的投资快速增加。2013年,中国的教育科技投资只有1.37亿美元,2014年达到了10.9亿美元,年增长超过700%。尤其在外语学习、IT技能等方面,在线教育公司能够提供更加专业、优质的教育服务。这表明,市场力量已经瞄准教育领域,并试图与大学在某些业务领域开展竞争。


马来西亚林肯大学-在线硕博学习

马来西亚林肯大学拥有从专科到博士的完整教育体系,是马来西亚全日制高等院校,被马来西亚教育部评为“五星级大学”。                           

马来西亚林肯大学得到中国驻马来西亚大使馆和中国教育部的认证,是中马互认学历学位协议院校之一。中国教育部涉外教育监管信息网推荐的63所马来西亚大学之一。        


上一篇:深圳在线硕士能打破高等教育的边界吗?

下一篇:深圳在线硕士能打破高等教育的边界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