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资讯推荐

国家在教育事业将持续投入,建立“更好的教育”成为目标



教育兴则国家兴,教育强则国家强。一直以来,党中央高度重视教育工作,始终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将公平和质量作为主要追求,开启了加快教育现代化、建设教育强国的历史新征程。

随着改革的不断深化,我国在义务教育全面普及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了义务教育巩固水平和学前教育、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水平,基础教育历史性地解决了“有学上”的问题,教育公平实现了新跨越,正在乘势而上,向更好地实现人民群众“上好学”的愿望迈进。

当前,中国已经建起了世界规模最大的教育体系,教育事业多项指标超过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站在“两个一百年”历史交汇点,面向未来高质量发展新阶段,中国教育将继续书写让人民满意、让人人出彩的答卷。

跨越式发展

加快教育普及是扩大人民群众受教育机会的前提和基础。十八大以来,我国教育普及水平实现了从大众化向普及化的历史性跨越,各级教育普及程度都达到或者超过中高收入国家平均水平。

据教育部数据,2020年,我国学前教育毛入园率达到85.2%,比2012年的64.5%提高 20.7个百分点;九年义务教育巩固率95.2%,比2012年的91.8%提高3.4个百分点;高中阶段毛入学率91.2%,比2012年的85.0%提高6.2个百分点;高等教育毛入学率54.4%,比2012年的30%提高24.4个百分点。

教育公平是社会公平的重要基础,十八大以来,国家把促进教育公平作为一项基本教育政策。

目前,全国义务教育阶段建档立卡辍学学生从台账建立之初的20万人已降到现在的“动态清零”。2020年,普惠性幼儿园覆盖率达到84.74%,超额完成目标。全面实行义务教育免试就近入学和公办民办同招入学政策。

截至2020年底的数据,24个大城市中免试就近入学比例已经达到98.6%,85.3%的随迁子女进入公办学校就读或者享受政府购买学位的服务。

为大力促进教育公平,努力让亿万孩子共享优质教育,十八大以来,我国教育事业从加快缩小城乡差距、加快缩小区域差距、加快缩小校际差距和加快缩小群体差距等方面发力,以增强人民群众的获得感。

教育改革是教育发展的内生动力。2012年以来的近十年时间,我国稳步推进了教育综合改革。

2014年,我国全面启动了自恢复高考以来最系统、最全面的一次考试招生制度改革,改革考试科目设置、考生录取机制,促进学生全面而有个性地发展。

截至目前,已有14个省份分三批启动了高考综合改革试点。随着2021年高考结束,第三批高考改革试点已平稳落地,湖北、江苏等8省份迎来了首个“新高考”。

据了解,2014年以来,已实施改革的省份在不断优化改革方案,更多的省份在陆续启动试点,预计明后年,高考综合改革将迎来一个新高峰。

为克服“一考定终身”弊端,我国还推进普通高中学业水平考试和学生综合素质评价。教育法、高等教育法、民办教育促进法等一揽子法律修订完成。深化放管服改革,进一步落实和扩大高校办学自主权。

在高考改革之外,其他领域的招生制度改革也在全面推进:推进高职分类招生考试、深化硕士研究生考试招生改革、推进专业学位和学术学位分类考试、完善博士研究生招生选拔机制、加强基础学科拔尖创新人才选拔培养。

为青少年教育“减负”

为保障亿万少年儿童健康成长,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十八大以来,中央、教育部等做出了一系列政策决策部署,推进育人方式改革,扭转不科学的教育评价导向,切实为中小学生减负。

早在2017年底,习近平总书记在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作出了明确的重要指示,要求减轻中小学生过重的课外负担。

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也曾于2018年和2021年两次就中小学生减负、校外培训机构规范管理问题开会审议文件,并做出重要指示。

2021年,校外教育培训机构迎来最强监管。6月16日,教育部宣布成立校外教育培训监管司,承担相关职能的部门由此前的处级升格为司级。

今年5月,中央全面深化改革委员会第十九次会议审议通过《关于进一步减轻义务教育阶段学生作业负担和校外培训负担的意见》,强调要全面规范管理校外培训机构,坚持从严治理,对存在不符合资质、管理混乱、借机敛财、虚假宣传、与学校勾连牟利等问题的机构,要严肃查处。

会议还指出,要明确培训机构收费标准,加强预收费监管,严禁随意资本化运作,不能让良心的行业变成逐利的产业。

可以预见的是,教育正在逐步回归本位。

教育结构优化

随着国家产业结构升级和经济转型发展,我国教育结构也在不断调整优化。

近年来,我国教育服务国家发展不断取得突破,教育资源空间布局得到进一步优化,现代职业教育体系加快构建。截至2019年,培育产教融合型企业800多家,成立各类职教集团1400余个。2020年,完成高职扩招157.44万人。各级职业院校每年为各行各业输送约1000万技术技能人才。近几年,高职扩招被列入政府重点工作之一,2020年《政府工作报告》提出,2020、2021两年高职院校要扩招200万人。

回望近十年中国教育事业的发展,教育公平和质量较大提升是其最恰当的注脚。

更好更公平

这一系列成就的背后,是党中央始终把教育摆在优先发展的战略地位,以及对教育事业投入的持续优先保障。

“十三五”时期,党中央、国务院始终坚持把教育作为支撑国家长远发展的基础性、战略性投资,予以优先保障和重点投入,2016年更是明确提出“一个不低于、两个只增不减”。

“一个不低于”,指的是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的比例不低于4%,“两个只增不减”,指的是全国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和全国生均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逐年做到“只增不减”。

数据显示,十八大以来,我国对教育事业的经费保障力度不断加大。

2020年,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42891亿元,比上年增长7.10%,占GDP的比例为4.2%。这是自2012年我国财政性教育经费支出占GDP比例首次实现4%以来,第9年保持在4%以上。

2020年,全国财政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达到36337亿元,是2012年的1.79倍。2020年各级教育按在校学生人数平均的一般公共预算教育支出分别达到幼儿园12954元、普通小学14103元、普通初中20342元、普通高中23486元、中职学校22568元、普通高校23400元,相比2012年,年均增幅在5%~25%之间。

这些不断增长的投入,体现了中央优先保障教育发展、努力办好人民满意教育的坚定决心。

2012年11月,新一届中央政治局常委首次集体亮相,习近平总书记以“10个更”回应人民关切,“更好的教育”排在首位。

2017年7月,在省部级主要领导干部“学习习近平总书记重要讲话精神,迎接党的十九大”专题研讨班开班式上,习近平总书记以“八个更”再度回应人民关切,“更好的教育”依然排在首位。

十九大报告提出:“建设教育强国是中华民族伟大复兴的基础工程,必须把教育事业放在优先位置,深化教育改革,加快教育现代化,办好人民满意的教育。”

更好更公平的教育,是14亿中国人的期待,也是我国教育事业近十年来的行动指引。十八大以来,我国在义务教育全面普及的基础上,进一步提高了义务教育巩固水平和学前教育、高中阶段教育普及水平,基础教育历史性地解决了“有学上”的问题,教育公平实现了新跨越,正在乘势而上,向更好地实现人民群众“上好学”的愿望迈进。

“十四五”是开启全面建设社会主义现代化国家新征程的第一个五年,建设高质量教育体系是“十四五”时期的重要任务。“十四五”规划提出,推进基本公共教育均等化,增强职业技术教育适应性,提高高等教育质量,建设高素质专业化教师队伍,深化教育改革,实施教育提质扩容工程。

面向“十四五”,教育部也明确了未来五年的发展思路:以立德树人为根本任务,以推动高质量发展为主题,以深化供给侧结构性改革为主线,以改革创新为根本动力。

上一篇:MBA跟EMBA有什么差别?哪一个比较适合我?

下一篇:MBA跟EMBA有什么差别?哪一个比较适合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