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首页 > 资讯中心 > 资讯推荐

新冠肺炎Delta变种在全球传播,世界各国面临巨大挑战



悉尼、达尔文、柏斯和布里斯班等多个澳洲城市先后宣布封城,防止

新冠肺炎病毒变种传播。


随着新冠肺炎的Delta变种在全球传播,这个变种在一些国家已经成为主流传播的新冠肺炎病毒,令某些原本成功控制疫情的国家也变得措手不及。

其中,澳大利亚不同城市过去透过主动封城、封锁边境、社交追踪应用程式等成功控制住了疫情,但自东南部城市悉尼在6月末发现新的病毒传播群组后,疫情迅速扩散到全国,不到两个星期,澳洲四个州首府,包括悉尼、达尔文、帕斯柏斯和布里斯班先后宣布封城。

澳洲是已发展国家新冠疫苗接种率最低的其中一个国家,只有5%的成年人完成接种两剂疫苗,另外有29%接种了第一剂,外界认为这是Delta变种迅速扩散的其中一个主要原因。但在英国,虽然当地有接近三分之二的成年人完成了疫苗接种,当地仍然面对Delta变种病毒扩散的危机。

分析认为澳洲和英国的案例显示,接种疫苗虽然仍然是防治新冠肺炎的最好方法,但Delta变种的感染能力比一般新冠肺炎病毒强,令当局需要考虑改变过去的防疫方式,包括加强为年青群体的接种计划,也要更严格地审视现行防疫措施有没有漏洞。


研究员发现,新冠肺炎的Delta变种传染力增强。

4Delta变种的传播率惊人

澳洲卫生官员在研究新南威尔士州的疫情时,发现过去的新冠肺炎种类传播率只有25%,但新的Delta变种传播率几乎达到100%。墨尔本大学卫生学者南希·巴克斯特(Nancy Baxter)形容,Delta变种的传播率十分惊人,“连已经完成接种疫苗的人也有机会传播”。

澳洲对从外地抵达人员的检疫要求十分严格,所有人都必须接受14天酒店医学监察,而与这些人接触的警察和医护人员等,都会穿上全套的保护衣物。

澳洲最新一轮爆发的本地源头,是一名负责接载外地抵埗旅客的轿车司机,按规定他不需要接种疫苗、戴口罩或定期接受检测,这被认为是造成爆发的漏洞。

巴克斯特认为,即使有一个完美的防疫措施,控制疫情也是一个挑战,但现实上连这个完美的措施也没有,就令当地“几乎变成坐以待毙”。

4高风险群体与年轻群体

除了封城,澳洲卫生学者呼吁当地政府要加快疫苗接种计划,但从英国的案例来看,单是接种疫苗不能完全解决问题。

英格兰公共卫生署(Public Health England)一个研究显示,辉瑞(BioNTech)和阿斯利康(AstraZeneca,又称AZ疫苗)疫苗都可以有效保护接种者,包括Delta变种病毒,使接种者即使感染,病情都不会严重得需要住院。



澳洲政府以可能引致血栓为由,不容许60岁以下的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新冠肺炎疫情初期,专家留意到年龄较大的人都较容易感染病毒,因此多数国家推行疫苗接种计划时,会视他们为风险较高的群体,让他们先行接种。

这个做法在英国也不例外,当地在去年12月开始疫苗接种计划,首先让年过80岁的老人接种疫苗,之后让前线医护人员接种,再慢慢开放让较年青的群体接种。

但这令年青群体迟迟得不到疫苗保护,加上传染力高的Delta变种变得流行,英国伦敦玛丽皇后大学(Queen Mary University of London)学者古尔达萨尼(Deepti Gurdasani)形容,这令新冠肺炎变成一个“年青人的病毒”。

英国教育部的数字也显示,当地公立学校学生在夏季学期中,一直只有约1%因为新冠肺炎相关原因缺课,但周二(6月29日)公布的最新数字显示,缺课率上升到4.5%,当中大部份都是因为在校园内与怀疑染病的人有接触而需要进行自我医学监察。

4疫苗接种速度缓慢

英国的疫苗接种计划目前在全国大部份地区,包括英格兰、威尔士和北爱尔兰都已经开放,让年满18岁或以上的人预约接种疫苗。

除特定情况外,苏格兰现时只开放30岁或以上的人预约接种第一剂疫苗,并计划在7月末扩展接种计划到18岁或以上的人。

但在澳大利亚,年青群体、以至整体的疫苗接种速度都十分缓慢,其中一个原因是因为当地政府以可能引致血栓为由,不容许60岁以下的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而只让他们接种辉瑞(BioNTech)疫苗。但由于澳洲无法自行生产辉瑞疫苗,这种疫苗在当地供应并不足够,而且目前只开放给40到59岁的人接种。


莫里森宣布将开放让60岁或以下的人预约接种阿斯利康疫苗,但决定受

当地医学组织质疑。


为了加快为年青人的接种速度,澳洲总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宣布将开放让60岁或以下的人预约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前提是他们要明白接种这种疫苗“有引发致命血栓的极微小风险”。

莫里森同时强调,澳洲政府会给予医生法律上保护,让他们为60岁以下的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后,如果出现病征,也不用负上刑事责任,政府也会为接种疫苗的人提供赔偿。

但当地医疗业界质疑政府的做法。澳洲医学协会主席奥马尔·霍尔希德(Omar Khorshid ) 说,他对莫里森的说法感到惊讶,又指做法将违背当地疫苗技术专家小组的建议,质疑这样做是否真的可以提升疫苗接种率。

澳洲皇家全科医学院(Royal Australian College of General Practitioners)昆士兰分部主席布鲁斯·威利特(Bruce Willett)也认为,政府必须公布这种免责保护的详情,否则当地医生很可然依然拒绝为60岁以下的人接种阿斯利康疫苗。

@海博士

上一篇:奥法·马尔蒂亚的“抗疫日记”

下一篇:管理人员再修市场营销类MBA是否只是“纸上谈兵”?